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2017年1月30日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RFA| 后雷洋时代的救亡图存

January 20, 2017

2017-01-19

王祖(public domain)
    

图存者之一:王祖,清华大学微电子设计和制造专业学士,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国际商贸硕士,深圳莱科电子创始人,与雷洋案胶着缠斗四个月未果,于2016年9月逃离中国,目前以政治流亡者身份暂居美国西部某大城市。

王祖逃离中国之时,正值以“我们不会忍太久!”大口号震撼海内外的中国人民大学雷洋校友微信关注群“海淀路39号”为中心的绿色革命方兴未艾,京,华,政法,山大,兰大等友校朋友圈微信子群守望相助,而北京的天霾深处,闷雷声声,电闪阵阵,一场酷似27年前的暴风骤雨,眼看着行将倾盆而至!

正是在这个时候,方滨兴的防火墙开始发出红色预报。成千上万的网络特警,一批又一批的涌入马化腾的腾讯集团各涉微部门,开始了他们延续至今的,前所未有的微信群地毯式狂轰滥炸严打灭火。

清华的王祖和他的思想启蒙老师人大的鲁难,先后成为这一凶狠专政手段的受害者。

让我们开始与王祖的对话。

MIDWAY:在节目的间隙,我们全文朗读中国人民大学雷洋78级新闻学院校友鲁难的近作:《封我的微信号,是捂着嘴的强奸,我并没有从!》:

5月7日,雷洋失去了他鲜活的生命。

12月27日,我失去了鲜活的微信号。

除了几千好友外,十三个声援人大校友签名群,十二个人大校友和北大清华兰大山大等大大们的联谊互动群,我也同时失联。

为所有签名人士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人大鲁难法律援助团”微信群失联。

有百余名大噶写手大V媒体人携手聚义的“人大鲁难媒体援助团”微信群失联。

亲人失联。

远在英国的女儿不知我发生了神马事。

而此时,不少人趁机急于散布“人大校友没声了”、“雷洋签名停止了”。

或许,只是误解。

或许,他们并不知道,有人封了我的微信号,像是一只脏手捂住了我的嘴,另一只在强奸我,------这不是大保健。

但我并没有从。

封了我的微信号,并不等同于告诉了我雷洋案的真相。相反,我更想知道,用空前高额的人道援助金,想隐瞒什么?是谁给了你们胆子,敢于顶着“依法公开处理”的批示,欺上瞒下,疯狂删帖,疯狂封号,你们还有多少人要欺瞒?

关于如何残暴地打死雷洋,在不起诉决定书中描述的够详细了。而雷洋如何在8分钟里完成进屋、出屋,讲价、给钱,戴套、去套,脱衣、穿衣,初食、食即、食甚,而后砰的一炮的过程,语焉不详。我们总不能相信犯罪嫌疑人的话吧?封了我的微信号,并不等于免除了你们要向全国人民讲清楚的责任,恰恰相反,人们更有权力追问了。

人们有权力知道,仅凭犯罪嫌疑人刑所长等人提供的证据,就可以定性雷洋接受了有偿性服务?

人们有权力知道,是谁安排犯罪嫌疑人刑所长,到“装垫台”也就是嘻嘻体位(CCTV),去到“背景台”也就是鼻涕喂(BTV)去向全国人民撒弥天大谎的。

周强院长刚刚说过,你们不要搞三权分立,即网络造谣权,广播造谣权,电视造谣权,说的都是你们一伙人。

习主席刚教导你们,今年要维护好政权安全。你们这样做是在与大众作对,是在危及政权的安全,小心习主席踢你们的屁股。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78级  鲁难

2017年1月15日

 

鲁难的这篇铿锵檄文,让《不同的声音》想起四个月前发生的事。

2016年9月上旬,微信严打,王祖叛国,雷洋家属则悍然接受嫌疑人方1200万天价封口和解费,这一切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

此刻的鲁难,在第一时间以文字的形式于互联网披露了天价封口的独家新闻并立刻被若干外媒引用。

当时。《不同的声音》对鲁难做了一个半小时的独家访谈节目,于9月8日播出。

节目播出前后,成功在微信中收到了鲁难的一则短消息:“我们坚持寻求真相,相信有关部门一定会“依法公开处理”,会使本案水落石出。同时我们也一直坚持内部呼吁的原则,不借助任何外力。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们不需要协助。所以,我们不再联系了。再见!”

 

这一前一后两段文字的激烈对比,极为典型的让我们鲜活地见证了:一个相信党,“坚持内部呼吁”,对“海外敌对媒体”明显怀有敌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如何在短短的四个月内被体制活生生的“捂嘴强奸”“逼上梁山”,最终化友为敌的!

Go Back

Comment